当前位置: 主页 > 汉风廉韵 > 家规家训 >

他下班回到家,刚要掏钥匙开门,9岁女儿银铃般的笑声传来。门开了,女儿倚着门框,喊道,爸爸,猜猜今晚吃什么?“噢,看来有好吃的,是什么?”他用手戳了一下女儿的头,“快说,是什么?”女儿笑嘻嘻地说:“是我俩最爱吃的鲢鱼头豆腐汤。”

“是吗?”他略带夸张地嗅了嗅鼻子,调皮地对女儿撇了撇嘴,“真香!”他把公文包撂在沙发上,妻子在围裙上擦擦手,下命令了:今天,让你们两个馋猫吃个够,开饭!

他和女儿对面坐,来个风卷残云,将鲢鱼头上的肉吃得精光,还将鱼骨头统统嚼了一遍。看着桌上的一堆碎渣,侧坐一旁的妻子笑眯眯地喝问道,你们也不给猫留点,它太伤心了。

吃完晚饭,他和女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爸,今天的鱼好吃吧,我没说错吧。”他把夹在他俩中间的公文包扔到沙发那头,搂着女儿笑。

这时,电视上出现一则卡通剧。古代一个做官的人,非常喜欢吃鱼。一天,一个人请他办事,送来了两条鲜活的鲤鱼,被他拒绝了。别人不解地问他,你这么喜欢吃鱼,为什么不收下?他说,我收下他的鱼,就得为他办事,这必然违反国家法律,如果被查出来,就要坐牢,哪还有鱼吃?现在我有俸禄,想吃鱼,自己买,不是永远都能有鱼吃了吗?卡通剧的名字叫《嗜鱼拒鱼》,是纪委制作的一则反腐倡廉公益广告。

他一惊,搂着女儿的手松开了,喃喃自语,嗜鱼拒鱼,嗜鱼拒鱼……

他打了一个饱嗝,鲢鱼头豆腐汤的香味漫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用脚将沙发那头的公文包勾了过来。翻开包,有两张边角印着500元字样的购物卡在里面。这是今天下午一个请他审批的老板塞到他包里的。当时,他和那位老板推拉了好一阵,最后还是像“进去的人”在悔过书所写的那样,在半推半就中,他收下了。

这卡是留下,还是上交?在回家的路上,他一直纠结着,“数目也不大,办公室里就我们两人,应该没事吧。”

他咂摸着嘴里的鱼味,品味着古人的故事,在家里踱着步。“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当年苦读、父母苦供,终于跳出“农门”,考上学校的他,想起这句成语来。“这1000元卡,不算多,却是标准的蚁穴啊!”他一惊。

他来到女儿房间,女儿正在写作业;他来到厨房,妻子正在收拾。“多么温馨!多么美好!”他念叨着,“这卡,不能要,不然,我就被卡住的。”决心一下,他顿时感到无比轻松起来。

他又打了个饱嗝,鲢鱼头豆腐汤的香味又漫了出来。

第二天上班,他径直来到派驻纪检监察组,上交了那两张卡。“我今天还要吃鱼,下班就去买,买大头的,和老婆、女儿一起,吃个痛快。”一走出门口,他就对自己说。(王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