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时政要闻 >
走在大路上·细节 | 在卫星上播放《东方红》

  “卫星已经进入预定轨道!”“卫星和伞体分离!”……1970年4月24日,伴随着各观测站向指挥中心的报告,中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飞向太空。9月18日晚播出的《我们走在大路上》第五集《壮志凌云》对当时的场景进行了生动回顾。那是中华民族对茫茫宇宙的第一次叩击,饱含着中国人的磅礴力量。

东方红.jpg

  早在1958年党的八届二次会议上,毛泽东就宣布“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并风趣地说:我们要搞就要搞大的,鸡蛋那么大的我们不抛。

  人造卫星被列为中国科学院1958年第一位任务,代号“581”,钱学森为组长。当年10月,581组抽调人员组建了8个研究组,形成卫星总体、火箭探测总体和空间探测分系统研究实体。但由于科学技术和工业基础薄弱,资源紧缺,又毫无外援,人造卫星研制之路十分艰难。

  1965年1月8日,钱学森正式向国家提出报告,建议暂停研制的人造地球卫星应该重新上马并列入国家任务。随后,研制第一颗人造卫星的设想和计划提出。同年8月,周恩来主持中央专门委员会会议,确定将人造卫星研制列为国家尖端技术发展的一项重大任务。因是1月份正式提出建议,这一工程的代号定名为“651”。会议强调,只要是“651”需要的,全国的人、财、物,不管是哪个地方、哪个单位的,一律放行。

  1965年10月至11月,中科院召开人造卫星总体方案论证会,会议长达42天,最终议定这颗卫星为科学探索性试验卫星,并明确,卫星入轨后,要抓得住,测得准,报得及时,使全世界人民都能看得见,听得到。

  当时,《东方红》的旋律家喻户晓,有专家提出第一颗卫星叫“东方红一号”,得到一致认可。

  为实现抓得住,测得准,报得及时。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建立了东风观测控制中心,在国内建立了湘西、南宁、昆明、海南、胶东、喀什观测台站。由于条件限制,从发射场区到各观测台站的指挥通信和数据传输,主要靠明线来完成。为了防止出现人为破坏和自然中断等情况,在二万多公里线路上,60多万民兵,沿线一字排开,日夜护线,以确保信号的可靠传输。

  为实现“看得见”,科研人员反复实验,把第三级火箭用“观测球”包起来,表面镀铝。入轨后,“观测球”充气撑开直径达3米多,阳光照射下,接近可观察的二等星亮度。“听得到”则是指从卫星上发射的讯号,在地球上可以用收音机听到。如果是滴滴答答的工程信号,老百姓并不明白是什么,于是决定播放《东方红》乐曲。经过多次试验,采用电子线路产生的复合音模拟北京火车站钟声的节奏和铝板琴的琴声,效果清晰悦耳。

  1970年2月,国防科委正式向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下达了发射“东方红一号”卫星的“预令”。参试单位迅速行动起来,投入到紧张发射前的各项准备。

  4月24日晚,酒泉中心2号发射场坪周围的聚光灯把场坪照得如同白昼,载着卫星的乳白色火箭挺立在发射台上,待命起飞。

  21时34分,零号指挥员下达了“1分钟准备”的口令。

  21时35分,“点火”口令下达,操纵员按下了发射控置台上的红色“点火”按钮:“起飞”。

  21时35分44.7秒,运载“东方红一号”的火箭喷吐出桔红色的火焰,伴随着轰隆轰隆的咆哮声,离开发射台,徐徐升空……

  卫星发射升空次日的《人民日报》,整版刊登了“东方红一号”经过祖国各地上空的时间表,当天晚上8时30分,卫星经过北京上空。长安街华灯怒放,人群像潮水一样涌向天安门广场,一边敲锣打鼓,一边搜寻那颗移动着、闪烁着的小星星,每个人的头都昂得高高的。

  “东方红一号”卫星的发射成功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前苏联、美国、法国和日本之后第五个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成功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它是中国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的生动写照,有力证明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郭兴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