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时政要闻 >
视频丨后池村来了个“穆叔叔”
文章来源:江苏省监察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0-05-03 17:48点击:
 
图为2019年10月1日,穆伟和后池村党支部组织村民集中观看国庆70周年阅兵式直播。
深春的北京,杨柳依蔓、姹紫嫣红、生机勃发。初见穆伟,身着深蓝夹克的他,有些腼腆内敛,然而谈及后池村的扶贫经历,他却有说不完的话。
1985年出生的穆伟,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干部。2017年7月至2019年10月,被选派到四川省马边彝族自治县后池村挂职“第一书记”。
两年多时间里,这个生长于北方的年轻人带领干部群众,改变了偏远山村的面貌:教育、医疗和基础设施焕然一新,村民的精神风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后池村,成长了这个青年。2018年10月,穆伟获评四川省脱贫攻坚贡献奖,2019年7月,他又获评四川省优秀驻村工作队队员。“我很庆幸,亲身参与扶贫这个伟大事业,在脱贫一线奉献青春、挥洒汗水。”
热忱:在村民通讯录里被备注为“A”
后池村,是马边县最偏远贫穷的高山彝族村之一,地处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过渡地带的小凉山。一山隔绝着两个世界,一边是绳枢瓮牖,一边是钢筋水泥。
初到后池,村民简陋的生活条件,让曾经到贫困地区支教过的穆伟也感到非常震惊。每天晚上,屋子那扇漏风的窗户和吱吱的老鼠叫声都是他睡前“斗争”的对象。
1700多人的后池村,彝族村民占了近八成。如何尽快与村民熟络起来,成为穆伟开展工作的第一道坎。
穆伟注意到,彝族村民很重视家庭合影,许多人家进门处都会有一个大相框。他逐家逐户走访时便与村民合影,把照片洗出来并在背后写下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送给村民。
“把我的信息写在照片后面,他们会更重视,需要的时候能及时找到。”对不识字的村民,他帮忙把号码存进手机并备注为“A”,通讯录第一个就是他。
就这样,村民们有事没事总喜欢找穆伟聊天,时不时还会在他门口悄悄放上自家种的瓜果蔬菜。知道是谁送的之后,穆伟都会买点东西送回去。这个外乡人慢慢变成了后池村村民心里的自家人。
有一次,穆伟和村子里14岁的小姑娘阿洛阿柳聊天,问她的梦想是什么。阿柳说自己想成为一名干部。穆伟当时一惊,问及原因,阿柳说:“很多纪委的干部常来家里看望我们,我以后要成为像‘穆叔叔’一样的纪检干部,去帮助更多的人。”阿柳的话,让穆伟的眼眶瞬间湿润。那一刻,穆伟理解了,阿柳口中的“干部”不是职业名词,而是一个温暖自己的群体。
执着:重复最多的话是“不要辍学”
穆伟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张照片:水族馆里,一群孩子激动地向玻璃另一侧的海豚招手。
“2019年4月,利用委机关扶贫日募集的捐款,我们带着37名后池村孩子到成都游学。”带孩子们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是穆伟一直的心愿。看着孩子们欢快的样子,他用手机记录了那宝贵的瞬间,并一直作为自己的微信头像。
后池村曾是典型的“辍学村”,全村99.2%的成年人为小学以下文化水平。刚到后池村时,村民们落后的思想、闭塞的眼界深深地刺痛了穆伟。
一次,穆伟给上小学三年级的吉牛大曲辅导数学时,发现他竟然不知道2加3等于几。大曲却告诉他:“我爸说读书没用,等我长大点带我出去打隧道赚钱‘买’老婆。”
辍学、打隧道、“买”老婆、生娃,之后又是辍学、打隧道……这是一个代际传递的恶性循环链条。要想帮助村民摆脱贫困,必须把这个链条斩断!
大人们常年封闭在大山内,思想比较固化,接受现代观念非常困难,孩子们则是一张白纸,是最好的切入点。经过一番思索,穆伟和村干部决定通过“小手拉大手”,从让辍学的孩子返校开始,逐步改变大人们的观念。
“不要辍学”,这是他对孩子们重复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为孩子们做的最多的事。从山东济南的建筑工地到云南保山的隧道施工现场,从黑龙江逊克县的边境林场到广东佛山的电子厂,穆伟带着驻村工作队天南海北找回一个个因跟随在外务工的父母而辍学的孩子。
后来,在成都务工的村民吉朵胡叶突然联系村小学,要给孩子们捐文具。原来,在这所学校学习的儿子吉朵小青告诉他,中纪委的叔叔阿姨经常送来书本和文具。胡叶觉得,自己更应该支持孩子们读书。
2019年9月的新学期,后池村3岁以上适龄儿童全部入幼,辍学儿童全部返校,在全县率先实现零辍学。村小学在校生数量达到179人,跃居全镇首位。
“一次,有一位记者来村里采访,孩子们看到陌生人不再是跑开了,而是会拉着她的手说‘您好’了。”说到这个变化,穆伟顿时热泪盈眶。
求真:向盲目投资项目说“不”
2017年7月以前,后池村的集体经济收入几乎为零,集体经济长期处于空壳状态。
后池村的村民说穷怕了,之前山外有项目往往来者不拒,但盲目引资让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有的村民用扶贫贷款养鹅管理不善血本无归,有的村民种植中药材不跟踪市场亏损严重。
扶贫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穆伟跟村干部商定了一条原则,布局产业一定要充分论证可行性,不能盲目上马,要懂得拒绝。
当时,一名爱国华侨到后池村考察后,决定投资橄榄树项目,帮扶村民脱贫。
“我很敬佩他的拳拳爱国之心,但能不能种植橄榄树,还要科学研判。”管理学专业毕业的穆伟不懂种植,就翻阅大量资料,请教专家学者。综合各方意见发现,后池村山地土壤的pH值不适宜种植橄榄树,如果投资种植,很可能一无所获。
后池村拒绝的,不止是橄榄树项目。因为环境污染隐患,拒绝养猪场项目;因为光照时长不达标,拒绝光伏项目;因为水量不稳定,拒绝冷水鱼项目……科学研判后的拒绝,反而获得了更多投资企业的尊重,也才有了依托1.2万亩柳杉林和1150亩脆红李资源的省级林业示范园项目,有了500亩有机茶园项目,有了总投资1200余万元的现代化茶叶加工厂。
“引进扶贫项目不能只是为了把钱花出去,而要把钱花对地方,这才是对中央的扶贫政策负责。”穆伟说。
穆伟和驻村工作队还带领村民到集体经济发达地方取经,结合村里实际成立了全市首家村级集体资产公司,盘活不良资产和低产撂荒土地,以工代补将闲置劳动力吸引回流,土地产出效益翻了近10倍,集体资产由零向百万级迈进。
赤诚:当地干部说他是“不要命”的人
“要想富,先修路。”穆伟刚到后池村时,村子和外界的联系只靠一条不到3米宽、坑坑洼洼的山路,路的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峭壁,落差达百米。
为了打通村子与外界的阻隔,穆伟带领着驻村工作队昼夜不停推进进村公路建设。由于条件艰苦,起初,右耳出血结痂后形成的血块,他还以为只是工地残留的“土块”。几天后,右耳血流不止,他才意识到病情的严重性。
去医院的路上,穆伟的右耳已经完全听不见声音了。陪同他的当地干部着急地说,“你不要命了!耳朵万一聋了,以后怎么办?”穆伟开玩笑说,“这只聋了,不还有另一只嘛!”到医院后,医生诊断为劳累过度导致的鼓膜穿孔。“还好不是很严重,目前已经恢复好了。”现在回想起来,穆伟才有些后怕。
穆伟的背后,是一家人对扶贫工作的支持。得知村子里缺老师,他的弟弟到后池村支教大半年;为了让穆伟春节期间照顾村里的留守老人,他的父母专程到四川过年;未婚妻的父母给了穆伟5000元,让他给村里的孩子们买吃的。
而他驻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2万元挂职经费全部捐给村里,并且一直是村里4名失依儿童的“穆爸爸”。
2019年10月22日,后池村顺利通过乐山市考核验收,贫困发生率从2017年的25.8%降到零,成功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
穆伟一直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但不忍面对随之而来的离别。他用了两天时间,与每户村民道别。
“离开的两个月前,我到一户村民家时,发现两个小姑娘没有学习桌,把塑料椅架在腿上写作业。我当时就想,离别前,一定要送她们一个学习桌。”那天,两个小姑娘在学校上课,穆伟就找到正在帮邻居盖房子的孩子父亲,把桌子交给了他。
这位孩子的父亲不善言辞,站在砖头瓦砾荡起的灰尘中,一直注视着穆伟离去的背影。“那是一段弯曲的山路,每到转弯处我就能望到他,发现他还站在那向我挥手。”十多分钟,那位父亲用无声的道别,来感谢这位青年。
脱贫攻坚,关键在党,成事在人。在大小凉山地区扶贫的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干部还有很多,党的十八大以来,先后有11位干部投身扶贫一线,他们扑下身子、扎根基层,倾情奉献、全力帮扶,展现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干部的良好形象。
今年2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定点帮扶的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和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已退出贫困县序列。